網絡浏覽器_落花無言,人淡如菊

 淡定不是平庸,它是一種生活態度,一種人生境界,是智慧的不爭,是寵辱不驚,去留無意。平淡對待得失,冷眼看盡繁華;暢達時不張狂,挫折時不消沉,淡定是對簡單生活的一種追求。
“君子坦蕩蕩,小人長戚戚”所言其是,君子光明磊落,不憂不懼,所以心胸寬廣坦蕩;小人患得患失,忙于算計,又每每庸人自擾,疑心他人算計自己,所以經常陷于憂懼之中,心緒不甯。
有寬廣的胸襟,可以容忍別人,容忍各種事物,不計個人利害得失。這正是一種“不以物喜,不以已悲”的對待態度。這——就是淡定。

在人生的曆練中涵養淡定從容的定力,在潮起潮落的人生戲台上,舉重若輕,擊節而歌。“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以一份灑脫娴靜的心態面對喧囂的紅塵。落花無語,留香陣陣,以淡定從容的態度對待人生。
“手把青秧插稻田,擡頭便見水中天,心地清淨方爲道,退步原來是向前”這是爲人的淡定。正如那個聰慧的女子林徽因,她沒有張愛玲的淩厲,也沒有陸小曼的決絕,亦沒有三毛的放逐,但她有安靜素然的優雅,讓徐志摩想了一生,讓梁思成寵愛了一生,讓金嶽霖默默地記挂了一生,更讓世間形色男子仰慕了一生,而她卻依舊活得樂觀而執著,堅定又清脆,驚豔的入場,華麗的轉身讓她的生命不驚心亦不招搖。正因爲她的樂觀與淡定,她以非凡的毅力走過了重病纏身的十年,而這十年,她沒有在病榻上耗費光陰,而是用這最珍貴的十在中國古代的研究上取得了巨大成就。她用十的的光陰創造生命裏最後的傳奇,也用十年的忘記,來結束她與這紛繁塵世最後的緣分。于是便有了蕭乾先生她“是一位穿了一身騎馬裝勇士”的評價,金嶽霖爲她送去的換聯“一身詩意千尋瀑,萬古人間四月天”。更讓網絡浏覽器們反這個傳奇的女子定格在了春水煮茗,桃紅柳綠的四月天:“你是一樹一樹的花開,是燕在梁間呢喃,——你是愛,是暖,是希望,你是人間的四月天。”
“風來舒竹,風過而竹不留聲;雁度寒潭,雁去而潭不存影。故君子事來而心始現,事去而心隨空。”這是對生活的淡定。年方及笄的李清照只是一位受盡恩寵,不懂世事,明眸皓齒,裙裾飛揚的少女,曾寫下“暗淡輕黃體性柔,情疏迹遠只香留。何須淺碧深紅色,自是花中第一流,梅花妒,菊應羞。畫闌開處冠中秋,騷人可煞無情思,何事當年不見收”的佳作。詞中“自是花中第一流”也許不僅是在說桂花,說的恐怕就是她自己。這裏隱藏著少女心底小小的驕傲——這是她的國,她的小小世界,但這位聰穎的女子並沒有守著心中那份簡單的單純與清美。思念丈夫成疾的她“酒意詩情誰與共,淚融殘粉花钿重”。在她“尋尋覓覓,冷冷清清”的晚年,親身經曆了國破家亡的她更讓自己遊走在崩潰的邊緣。多年的背井離鄉,她那顆已經殘碎的心,更是受到了嚴重的怆害,最後寂寞的死在了江南。
也許是所處年代的不同,兩位讓無數男子拜倒于她們石榴裙下,讓萬千女性羨慕嫉妒的紅粉佳人展現給我們截然不同的性格。林徽因冷豔,脫俗,高傲,對世間的一切都有獨特的一切都有獨特的見解,因此她的人生戲劇波瀾不驚;李清照溫婉,,單純,細膩,像江南的細雨梧桐,演繹著浪漫,蘊含著深情,讓她的一生幽怨落寞。在我看來,安靜素然也好,淒美哀婉也好,習慣了在風雨中漂泊不定的我們,內心始終向往那一份平和與淡定。或許因爲我們太平庸,經不起平淡流年日複一日的熬煮。所以,與其過于沉浸于昨天,不如誓死不回頭,把所有繁複的過程,都看作是簡單的回歸,把所有凡塵榮辱,看作是雲煙過眼。
這樣的淡,淡在榮辱之外,淡在名利之外,淡在誘惑之外,卻淡在骨子裏。這樣的淡,能夠讓我們在物欲橫流的滾滾紅塵中,塵破紛擾,洞察世事,謝絕繁華,回歸簡樸,達到“落花無言,人淡如菊”的境界。 

“面朝大海,春暖花開。”
這是海子的詩句,某學長在班裏朗誦時,我便想了起來。
這次的旅行,不得不說,很有意義。青春,是從一次旅行開始的,我的青春也許就是從這裏開始。
大部分的行程是在北京進行的。北京,怎麽說呢?中國首都、祖國心髒、經濟文化中心,似乎都不足以表達我們的敬畏。畢竟第一次進京,感覺走在路上隨時都會跳出來一個操著一口流利英文的清潔大媽;要是站在中關村裏,感覺滿大街都是多得快溢出來的高手精英;站在搜狐總部樓下,我更是感覺到了一種銳不可當的氣勢,似乎自己在這個高手雲集的地方,很渺小,很多余,而且毫無立足之地。這便是我來北京的第一感覺。
不過,這種情況在見到了北京的小商販後就緩和了很多。商店裏賣的飲品價格高到實在不敢恭維,後來頤和園出來後遇見了一瓶礦泉水只賣一塊的商販,就有同學奔了過去。“難得遇見跟咱榆林一樣價的水,不買太虧了。”嗯,的確。可是爲什麽其它地方的東西一家比一家貴,我感受到了所謂的貴氣逼人,“洛陽紙貴”呐!
事實上,我來旅行的主要目的是清華北大,可惜很不湊巧,我們沒那個進去觀摩的機會,倒是去了清華的科技園區。帶隊的學姐一邊走一邊給我們介紹,然後,我們看到了一個銅像,兩頭正在角鬥的牛。好像在哪見過,我也顧不得聽學姐介紹啥內涵了,仔細地翻了一遍大腦裏所有關于牛的信息。嗯,是小學課文《畫家與牧童》裏描述的那幅畫。可牧童不是說畫家畫錯了嗎?爲什麽這銅像還沒改過來呢?我猶豫了片刻,就去“刁難”學姐了。
“雖然這畫是畫錯了,可正是因爲它的錯誤,讓它成爲了經典。既然是經典,那也就沒那個必要去討論對錯了。”
“哦……”
我後來回到家,看到了一句話,“Alieisalie,nomatterhowancientitis;atruthisatruth,thoughiswasbornyesterday.”(謊言就是謊言,不論它多麽古老;真理就是真理,縱然它昨天才誕生。)我又想起了銅像和那個學姐,我當時就那麽莫明其妙地被說服了。我到底在幹嘛?不過憤怒歸憤怒,這也不該全怪那個學姐。
再後來,我們在北京奧林匹克公園遇到了一大撥隨團遊玩的外國人,沒錯,然後幾個同學就湊了過去,他們就開始交談了。先開始是幾個,十幾個,到後來成了幾十個。我一直湊在最前面聽那個大膽的同學用蹩腳的英語語無倫次地交流著,我沒張口原因就是我一旦開了口恐怕連一個正常單詞都想不起來了,不過好在對方並不介意,他介紹說自己來自紐約之類的,再後來就演變成了鬧哄哄的集體合影。不得不說,白人挺適合扮鬼臉的。臨分別之前,對方還熱情地用漢語告了別。我們用英語,他們用漢語,而且似乎效果不錯。
最後的行程安排在了北戴河。其實我們這次旅行的重點應該是故宮、長城之類的中國元素較多的地方,可惜說實話,我目前僅僅記得這些。北戴河不大,但紀念品之類的東西卻不少。下車前,導遊十分善良地告訴我們這裏的經濟發展全靠政府,所以少買那些宰遊客的紀念品,還特地囑咐我們不要外傳。也不知道對于我把這事寫進作文裏,她會有啥看法。
我們來到北戴河海邊時,天灰蒙蒙的,天水界限並不那麽明顯。海風裏夾雜著些許魚腥味(也許只是我想到的,但這也夠了),海浪擊石,卷起千堆雪;我們上了遊輪,船便開了,在海面上搖擺船身。我所在的那層,書法家趙畫揮毫潑墨,頗有大將之氣魄,和那蒼茫大海相互呼應(盡管他的字並未拍賣出去)。
到了傍晚,我們便聚在海邊准備著篝火晚會。可能是因爲那天濕度太大,篝火並未如期成功燃起,但我想網絡浏覽器一定不會忘記那天八十多人圍成圓圈邊跳邊唱《小蘋果》時的美好場景。面向大海,身後是夥伴們的歡聲笑語,頭頂是深藍色的夜空,而前面是如未來般遼闊的大海。
面向未來,同樣春暖花開。

您可以選擇一種方式贊助本站

  • 版權聲明:本站原創文章,于1年前,由飄雪發表,共 653字。